<i id='3zbco'><div id='3zbco'><ins id='3zbco'></ins></div></i>
  • <fieldset id='3zbco'></fieldset>

    <code id='3zbco'><strong id='3zbco'></strong></code>

  • <tr id='3zbco'><strong id='3zbco'></strong><small id='3zbco'></small><button id='3zbco'></button><li id='3zbco'><noscript id='3zbco'><big id='3zbco'></big><dt id='3zbco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3zbco'><table id='3zbco'><blockquote id='3zbco'><tbody id='3zbco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3zbco'></u><kbd id='3zbco'><kbd id='3zbco'></kbd></kbd>
  • <i id='3zbco'></i>
    <dl id='3zbco'></dl>
  • <acronym id='3zbco'><em id='3zbco'></em><td id='3zbco'><div id='3zbco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3zbco'><big id='3zbco'><big id='3zbco'></big><legend id='3zbco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<ins id='3zbco'></ins>
      <span id='3zbco'></span>

            校花不說當年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8

              她是當年眾星捧月的校花,而他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老實小夥子,在眾多追求她的人中顯得木訥不起眼。

              事實證明她的眼光和容貌一樣出眾。他一路從小主管升到大經理,最後成為一傢跨國公司的上海分公司總經理。

              我們每年都聚會一次,她每次都很幸福。她越來越富態瞭,圓圓的臉龐失去瞭當年的清麗。穿衣服也以圖省事為主,其實她買的都是昂貴的單品,不過荷蘭的t恤、意大利的褲子和西班牙的鞋子胡亂搭配在一起,也並不好看。

              以前她做著一份文員的工作,生瞭孩子以後,她就辭職在傢不做瞭。

              但是她依舊是很驕傲的。他們在很多年裡,都延續著他追求她的相處模式。忙瞭一天的他回到傢裡,依然給她端茶倒水,為她被蚊子叮出的小包唏噓半天。我們都感嘆她的幸福,她卻用不以為然的口氣說:“這不是很正常嘛!這是他當年答應我的!”

              是啊,她牢牢不忘的是“當年”,“當年”是她永恒不變的話題。她總談著當年他是怎麼癡癡地拿著一束花等在她的宿舍樓下,而她卻和富二代散步回來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  他訕訕地笑,一開始也帶著甜蜜和得意,但說得太多瞭,免不瞭有些厭煩。有時他想和同學們談些時政經濟的話題,她聽不懂,也插不上嘴,覺得受瞭冷落,越發要把話題拖回“當年”上去。

              其實那個時候,他已經被歲月打造成瞭成熟睿智、自然散發魅力的男士。而她已經是富態邋遢、語調誇張的“師奶”,我們暗地替她擔心。

              大學畢業已經十多年,我們都在成長,而她,似乎被定格在“當年”瞭。

              終於,我們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瞭。他提出離婚,據說並沒有第三者,他竟然隻是一心要離開她。

              再見到她時,她瘦瞭一圈,猶自在憤恨著他的忘恩負義。

              我從旁看著她,突然覺得她未必不明白他為什麼離開。隻是她對青春過後的歲月全無信心,隻好固執地將自己留在當年的歲月裡,用記憶中的優越感武裝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人都想留住歲月,歲月卻從不曾為誰而留。愛人者不乏努力,一心要自己變得更好;被愛者也需要有一顆上進之心,因為他愛的,永遠是今天的你。

              她是當年眾星捧月的校花,而他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老實小夥子,在眾多追求她的人中顯得木訥不起眼。

              事實證明她的眼光和容貌一樣出眾。他一路從小主管升到大經理,最後成為一傢跨國公司的上海分公司總經理。

              我們每年都聚會一次,她每次都很幸福。她越來越富態瞭,圓圓的臉龐失去瞭當年的清麗。穿衣服也以圖省事為主,其實她買的都是昂貴的單品,不過荷蘭的t恤、意大利的褲子和西班牙的鞋子胡亂搭配在一起,也並不好看。

              以前她做著一份文員的工作,生瞭孩子以後,她就辭職在傢不做瞭。

              但是她依舊是很驕傲的。他們在很多年裡,都延續著他追求她的相處模式。忙瞭一天的他回到傢裡,依然給她端茶倒水,為她被蚊子叮出的小包唏噓半天。我們都感嘆她的幸福,她卻用不以為然的口氣說:“這不是很正常嘛!這是他當年答應我的!”

              是啊,她牢牢不忘的是“當年”,“當年”是她永恒不變的話題。她總談著當年他是怎麼癡癡地拿著一束花等在她的宿舍樓下,而她卻和富二代散步回來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  他訕訕地笑,一開始也帶著甜蜜和得意,但說得太多瞭,免不瞭有些厭煩。有時他想和同學們談些時政經濟的話題,她聽不懂,也插不上嘴,覺得受瞭冷落,越發要把話題拖回“當年”上去。

              其實那個時候,他已經被歲月打造成瞭成熟睿智、自然散發魅力的男士。而她已經是富態邋遢、語調誇張的“師奶”,我們暗地替她擔心。

              大學畢業已經十多年,我們都在成長,而她,似乎被定格在“當年”瞭。

              終於,我們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瞭。他提出離婚,據說並沒有第三者,他竟然隻是一心要離開她。

              再見到她時,她瘦瞭一圈,猶自在憤恨著他的忘恩負義。

              我從旁看著她,突然覺得她未必不明白他為什麼離開。隻是她對青春過後的歲月全無信心,隻好固執地將自己留在當年的歲月裡,用記憶中的優越感武裝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人都想留住歲月,歲月卻從不曾為誰而留。愛人者不乏努力,一心要自己變得更好;被愛者也需要有一顆上進之心,因為他愛的,永遠是今天的你。